咕叽咕叽咕叽

四万万朵玫瑰和你都是我的

悄悄

有人点梗吗(小小声)


贤良华良东良郎良泰良双九良……


咕咕咕咕咕咕咕


*

我为什么要看别人的宠物视频

猫猫狗狗小仓鼠

毛绒绒好好摸的状态

让人羡慕的不得了

然后我摸了摸我家乌龟🐢

它踢了我一jio

???

最开始决定养小乌龟的时候查了不少资料

翻知乎的时候很多人都晒自家的乖乖乌龟

说是养的熟悉了就可以摸摸头

放在地上还会追着人跑

但是我家多纳泰罗好像……

根本不知道我是哪块小饼干

……

甜筒

堂良


 


 


 


剧情狗血 脑洞枯竭 逻辑丢失


 


文笔全无 依然短小 请勿上升


 


 


 


 


周九良觉得他和孟鹤堂的爱情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这事情细说起来还是要从孟鹤堂抛下他独自去拍电影说起。两个人被迫谈起了异地恋爱,不能随时随地和孟鹤堂腻在一起。这让粘人的小周同学一下子掉入了情绪低谷。幸亏现在科技发达得不得了,用来通讯的最佳设备——手机成了周九良的第二恋爱对象。


 


寡妇失业周九良被迫和撸猫成瘾尚九熙搭档了八场,回家上称一称,活活掉了四五斤,于是他又掏出手机和孟鹤堂闲聊起来。


 


 


【孟哥你康!换搭档减肥法好用的不得了!】


 


但是那边并没有回音,两个人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早上十点钟周九良提醒他要按时吃饭。最近总是看到网上粉丝留言说是孟鹤堂有了发福的征兆,整个脸都圆了起来。但是只有周九良最清楚,孟鹤堂忙上忙下,休息不好营养也跟不上,整个人都有点水肿。低血糖的毛病也找上了孟鹤堂,使他开始了每日一糖的生活。


 


 


周九良愣神的功夫,对面已经发过来三四条消息了。


 


【换搭档减肥法是什么鬼,最近你都没好好吃饭才会瘦那么快吧。】


 


【又到了每日一糖的时候了。】


 


【图片】


 


【我才舔了几口就断掉了。】


 


孟鹤堂发来一张图片,图片中的棒棒糖只剩下一半。


 


【emnnmmnmm…】


 


【孟哥,你kou/活儿不错……】


 


【我不在你都跟谁学的这些个黄段子!】


 


 


以上的对话是很标准的谈恋爱打情骂俏的桥段,这样的对话发生在两人分别的这个月的每一天。白天的时候两个人各自去忙,偶尔拿起手机便来回复对方的小撒娇和无聊脑洞。虽然分隔两地却也乐在其中。


 


 


两个人的第一次异地危机来源于孟鹤堂的早餐。那个钟点周九良早就到了后台。孟鹤堂乐兮兮的给他发来早餐的图片,炒蛋,煎肉和面包。


 


 


【是肯德基的西式全餐吗?】周九良问。


 


【是麦当劳,但是这个煎肉不好吃,想要的蓝莓派也没有。】


 


【是麦当劳啊,麦当劳的甜筒很好吃的。】


 


【我喜欢肯德基的甜筒!】


 


 


轰!


 


 


那是周九良脑海里火山喷发的声音。


 


这下麻烦了,他和他的孟哥竟然不喜欢同一家快餐的甜筒。那这个爱情到底应该怎么谈?


 


于是他想要不分手算了。


 


幸亏他只是想想,没有说出来,不然我也不能保证孟鹤堂会不会直接打个飞的回来揍他个乌眼青和屁股肿肿。


 


 


【我觉得菠萝派很好吃。】周九良转移了话题。


 


 


【图片】孟鹤堂发来了菠萝派的图片。


 


 


【没有蓝莓的,所以点了这个。】


 


 


【我还是喜欢麦当劳的蓝莓派,汉堡王的洋葱圈和肯德基的甜筒。】


 


 


周九良实在忍不住,发过去个委委屈屈的表情。


 


 


【麻烦了麻烦了。】


 


 


【怎么了?】


 


 


【我喜欢麦当劳的甜筒,而你喜欢肯德基的甜筒,那我们以后约会的时候怎么办?分隔两家店然后视频通话吗?】


 


 


正在输入中显示了很久,孟鹤堂才发过来一句话。


 


 


 


【我们可以买了肯德基和麦当劳的甜筒然后去汉堡王吃洋葱圈啊。】


 


啊!好棒!


 


 


周九良忍不住赞叹出声。


 


 


【那我还想要肯德基的上校鸡块。】


 


 


【可以,都可以。】


 


 


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

带球跑我真的看腻了


所以我想康球自己跑回来


孟鹤堂打开门  


一个小男孩站在门口就喊他爸爸


小男孩掏出一张纸条


——我要出差一周,麻烦你照顾他,周九良。


孟鹤堂:从天儿降???


追妻?nonono


要看腹黑小周怎么把傻老公骗到手!!


诶呦


堂良

 

 仍然不知所云

 

剧情狗血 脑洞枯竭 逻辑丢失

 

文笔全无 依然短小 请勿上升

 

 

 

 

 

 

 

孟鹤堂觉得最近他的润唇膏都白涂了,周九良也不知怎么的格外粘他,每天洗漱完毕都追在孟鹤堂身后,趁人不注意就突然凑过来讨个亲亲。最开始的时候他还有点沾沾自喜,想着是最近做面膜的效果好,他的头号颜粉小周于是对他更加不能自拔。后来才发现是新润唇膏的牛奶味道实在甜滋滋。才导致了周九良对于接吻的如此热衷。

 

 

也说不出是什么心情,毕竟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讲,周九良对他来说都是要他照顾的崽。自家的崽,只能原谅了不是。

 

 

 

最开始的时候周九良很抵触孟鹤堂是他孟爸爸的这种说法,毕竟他也是二十几岁的成年人了,孟爸爸这个身份压在他肉乎乎的小身板上,显得他生活不能自理,像个废物小崽崽。后来时候周九良也开始放弃抵抗,毕竟有人跟在你身后为你安排好一切,这个感觉简直不要太好。有人爱又有人宠,慢慢的周九良也开始恃宠而骄,蛮不讲理起来。

 

 

 

就比如上周三,孟鹤堂带着围裙在厨房里忙上忙下,周九良端着切好的水果满地溜达,看着孟鹤堂在忙还乐兮兮的凑过来想要给他一小块苹果。却不想他小手一松,盘子直接掉地上碎了。孟鹤堂没生气,更加没觉得小崽崽周是在给他添麻烦。叹了口气,嘴唇轻启想说不用他收拾,再被碎片划了手。谁知道那小崽崽竟然倒打一耙,眼睛瞪得圆圆的。

 

 

 

“都怪你吧!不然我能进厨房吗!我不进厨房盘子能碎吗!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孟鹤堂:???

 

 

咱也不知道这崽子谁给他的勇气让他这么歪,但是能怎么办呢,宠着呗,孟鹤堂三步并两步把周九良搂在怀里,顺带还捂住了喋喋不休的小嘴。

 

 

“孟哥错了,错了……”

 

 

 

孟鹤堂不止一次提醒自己,关于孩子的教育问题上,他有很多的漏洞,于是就导致了周九良如此恃宠而骄的性格,内心的小天使和小恶魔都跳出来,试图讨论出个最合适的带孩子新方案。

 

 

小天使孟“你应该有耐心有爱心吧啦吧啦吧啦吧…”

 

小恶魔孟“干他!”

 

小天使孟“就好像昨天那个事情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小恶魔孟“干他!”

 

 

小天使孟“对啊…你应该吧啦吧啦吧啦…”

 

小恶魔孟“干他!”

 

 

孟鹤堂“好吧,干他!”

 

 

周九良有点懵,今天的他孟哥有点不对劲,从早上开始就拿眼睛紧盯着他,上厕所的时候也偷偷开个门缝看他,搞得他后背发凉心里发毛。这种诡异的气氛一直持续到两人吃饱喝足太阳落山,孟大狐狸终于露出橘黄色的大尾巴,把肉嘟嘟的猎物扑倒在沙发上。

 

 

“等等!孟哥!你不是说最近腰痛!所以不做的嘛……”周九良双手抵住孟鹤堂的肩膀,尝试做最后的挣扎。孟鹤堂舔舔嘴唇,又将周九良的手拉到唇边亲亲。

 

 

“昨儿晚上有人给我托梦了。”

 

周九良:我是新时代的好青年,你不要跟我搞这个封建迷信。

 

 

“他说他的名字叫盘子,摔的可惨可惨了,让我替他报仇。”

 

 

周九良:我信你个鬼糟老头子!!!!你真是什么话都编的出来!!!!

 

 

孟鹤堂捏了捏一脸神游状态的周九良。

 

 

 

“行了崽崽,别刷内心弹幕了,咱们来干点实事。”

 

 

“什么实事?”周九良再次尝试装傻。

 

 

“你就是我的实事。”

啵唧

堂良


 


 


是一篇不知所云


 


 


 


剧情狗血 脑洞枯竭 逻辑丢失


 


文笔全无 依然短小 请勿上升


 


 


 


 


 


两人难得的休息日,孟鹤堂的生物钟却还是在六点就把他叫醒。周九良倒是个十足的夜猫子,六点的时候他还没睡的熟,小眼睛眯着缝直往孟鹤堂怀里钻,想要这个人形抱枕留下来多陪他一会儿。最近孟鹤堂快着拍戏,两个人聚少离多过上了异地恋的苦日子。周九良到底是粘人的性子,孟鹤堂一回来,他便抓着不放,上厕所也恨不得提着小板凳去,坐在孟鹤堂面对面,一边念叨着好臭啊一边对着孟鹤堂动手动脚还傻笑不止。


 


 


回家的前一晚两人视频聊天。周九良的嘴严实的像是银行的保险柜,孟鹤堂在视频那头又是甜言蜜语又是飞吻的也没换来那崽子的一句想你。孟鹤堂对于自家崽崽当然是了解透彻,于是也懒得跟他计较,问了又问的周九良才扭扭嘴巴,嘟囔着想吃李记的小笼包,叫孟鹤堂千千万的别忘记要买给他。


 


 


孟鹤堂不想承认自己的魅力不如李记小笼包,但是周九良一拉开门看见两手空空的他时瞬间垮掉的小表情还是让孟鹤堂的心疼了又疼。


 


“宝贝,今儿个太晚了,包子都不新鲜了,明早哥哥给你买热的去。”


 


 


周馋猫垮掉的小脸这才有了缓和,提溜着零食袋凑到孟鹤堂身边腻乎。


 


 


“想我没有?说想我有奖励哦。”


 


 


“妈的可爱。”每到这种时候,孟鹤堂都恨不得自己的大脑是拍立得,直接把可爱犯傻小周咔嚓咔嚓都拍下来存在脑子里。


 


 


“你干嘛~你想什么呢~”周九良轻轻亲孟鹤堂的下巴,新冒出来的胡渣痒得他忍不住笑。身体也不停的拱,把他孟哥当成软乎的毛绒被子,一个劲儿的往里钻。


 


 


“想你呢被,想你的傻样。”孟鹤堂抬腿夹住乱动的周九良,伸手拍拍他的后背。


 


 


“乖了,再让哥抱一会儿,就给你买包子去。”


 


 


“包砸!”周九良扑棱一下坐起来,差点把孟鹤堂踢到地上。


 


 


“抱什么抱!买包子去!”周九良捏着孟鹤堂的睡衣领子凶巴巴的说。


 


 


 


孟鹤堂拎着早餐推门进来的时候,周九良正顶着鸡窝头在卫生间刷牙,听见开门的动静,他便像小猫似的从门里探出头来。孟鹤堂冲他笑笑,抬手将买来的小笼包晃了又晃。周九良几乎是瞬间就清醒似的,小眼睛瞪的大大的,嘴里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说的什么。孟鹤堂也不逗他,拍着周九良肩膀把人塞进卫生间并要求他乖乖洗漱,然后转身来到厨房里,把买来的早餐倒在盘子里。


 


 


 


没过多久周九良就洗漱完毕了,咧着嘴笑嘻嘻,嘴角都开到耳根子了。孟鹤将小笼包的盘子拿到身后。


 


“看见我也没见你这么高兴的。”语气就是偷着酸。


 


 


周九良一脸懒得理你的样子,跳到孟鹤堂身后抢过盘子。


 


 


“孟哥你闻闻空气中这酸味,以后咱家吃饺子都不用买醋了。”


 


“多新鲜呢,一大老爷们跟包子吃醋。”


 


“孟哥买的包子就是比别人买的香。”


 


“可快吃吧,吃都堵不上你的嘴。”


 


“嘿嘿嘿。”


 


 


 


吃饱喝足了,周九良瘫在沙发上装作是没有梦想的咸鱼傻猫猫。孟鹤堂摘下围裙又赶着来客厅撸猫。周九良像是无骨的“流水猫”顺着孟鹤堂的腿往他怀里爬。抬起手玩他睡衣上饼干样式的扣子。


 


 


“孟哥,拍戏好玩吗?”


 


 


“不好玩,又很累。”


 


 


“可是你还吃了香蕉了!”周九良想起之前微博上的孟鹤堂的剧照,忍不住怼他。


 


 


“那是道具,傻孩子,吃不了的。”


 


“骗人吧!上次我去客串老丁,那个雪碧就可以随便喝啊。”


 


“诶呀呀,你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家伙。”孟鹤堂说不过他,低头捏周九良的肉肉脸。


 


“不是哦。”周九良歪头笑。


 


“什么?”


 


 


“我没有牙尖嘴利,因为我的嘴唇很软,而且还很甜。”周九良眨眨眼,声音奶滋滋泛着软。


 


 


“孟哥,要不要尝尝~”


 


柔柔

堂良


 


双性转


 


孟荷糖/周玖玖


 


剧情狗血 脑洞枯竭 逻辑丢失


 


文笔全无 依然短小 请勿上升


 


 


 


 


/


 


 


 


用一句话形容周玖玖的厨艺,那就是烧得一手好厨房。孟荷糖深受其害,恨不得在周玖玖进入厨房范围打算一展身手的时候,直接把人扛在肩上带走。此动作说起来容易,真要是做起来要考虑的因素就太多了。周玖玖出了名的蔫坏加多动症,恨不得将孟荷糖的肩带扯个稀巴烂。孟荷糖当然不会站在原地任她折腾,两人左右扭着往卧室走,苦了孟荷糖皙白的腿,一路上没少磕磕碰碰。东一块青西一块紫。周玖玖心疼的不行,但是仍然抱着被子躲在角落里嘴上仍然不认错,看着孟荷糖疼得龇牙咧嘴,她还小小声的埋怨。


 


 


 


“干嘛啦,人家就是想给你煮个泡面……”


 


 


 


孟荷糖眼皮都没抬,用手揉着膝盖。


 


 


“你论文写完了吗?”


 


 


穿脑魔音!绝对是穿脑魔音!用那么好听的声音为什么要说论文这么讨厌的东西!


 


 


周玖玖满脑子刷弹幕,却还是撇着嘴从床上爬起来往书房走,路过孟荷糖的时候还伸出小拳头示威似的吓唬她。


 


 


“那我去写论文,姐姐去煮泡面吧,要两个荷包蛋!”


 


 


“不可以,鸡蛋不可以吃太多。”孟荷糖摇头。


 


 


周玖玖肉眼可见的委屈下来,一步步往孟荷糖身边挪。


 


 


“撒娇没用哦……”孟荷糖嘴里拒绝,但还是张开双臂打算迎接卷卷头发的小女友。


 


 


周玖玖像是喝醉似的一下子栽在她怀里,对着孟荷糖的胸口动手动脚。


 


 


 


“姐姐姐姐……我真的不能……”


 


“不能!”


 


周玖玖小眼睛一眨,眉毛都皱在一起,小手顺着孟荷糖的腰线持续向下,准确找到那人磕得青紫的膝盖,狠狠的按了下去。然后也不等孟荷糖反应过来就飞快跑出房间。


 


 


“啊!小崽子你!”


 


 


 


/


 


 


 


孟荷糖是周玖玖的学姐,也是周玖玖研究生期间教授的女儿,所以经过一些弯弯绕绕,周玖玖的论文就落到的孟荷糖的手里。这让周玖玖在一段时间内都很不适应,不是说好的谈恋爱中是双方平等的状态嘛?怎么孟荷糖一转身就成了她的代理老师了。


 


 


就很不服气。


 


 


为了恋爱平权战争,周玖玖没少变着法的折腾,但是多次起义都被孟荷糖轻而易举的压下去了。当然了 被压的不只是起义还有周玖玖,这使她更加不服气,反攻计划第一次被提上了日程。


 


 


孟荷糖自认为是善解人意的恋人,所以当醉醺醺的小周同学把自己周密十分的计划全盘脱出的时候,她也只是淡淡的反应。


 


 


“好啊,那今天就你来啊。”


 


 


周玖玖闻言瞬间一下子抱住了孟荷糖。


 


 


“姐姐,你这么乖很容易让我兽性大发的!”


 


孟荷糖耸耸肩,躺在床上不动了。


 


 


也不知道周玖玖都是在哪儿看的,拖着醉醺醺的身体下床一通折腾,调暗灯光,放些温柔的音乐,然后又爬回床上开始脱孟荷糖的衣服。


 


 


半个小时后……


 


 


“姐……姐姐……我怎么戳?”


 


 


孟荷糖:???


 


 


小周同学的第一次反攻以失败告终,当然了,这人意料之中的事,孟荷糖紧搂着她,对着周玖玖的小嘴亲了又亲。


 


 


“怎么?不是说要兽性大发吗?”


 


 


小周:喵~


 


 


 


 


/


 


 


看似缺心眼又幼稚的小周姑娘对于吃醋这件事有着不一样的理解,就好像她拎着小笼包乐颠颠的打算给孟荷糖送早餐的时候,却看见有一个妹妹头的女孩一下子栽倒在孟荷糖怀里。


 


 


孟荷糖一下就看见了周玖玖,双手举起做投降状,表情也是“跟我没关系啊,都是她!”的无辜样子。


 


周玖玖瞪了她一眼,靠在树边准备看戏,短发女孩扬起头又跟孟荷糖说了些什么便走了。周玖玖拎着包子慢悠悠的像那人走去,然后一下子栽进孟荷糖怀里。


 


 


“那个……玖玖啊……”


 


 


“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


 


孟荷糖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吃醋了?还是打算给我唱个老歌精选?


 


 


“但是一闻就没我的贵!”周玖玖从她怀里露出头来,卷卷的小刘海被吹的翘起来,活像是毛茸茸的小动物。


 


 


“当然了,我们玖玖的香水很贵,玖玖更是无价的。”


 


 


周玖玖笑眯眯的搭上她的肩膀。


 


 


“夸我没用哦,晚上不洗三遍澡不许进卧室。”


 


 


 


 


/


 


 


 


彩蛋吧…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


 


“你好,我叫孟荷糖”


 


 


周玖玖双眼放光。


 


 


“荷塘!是那个荷塘嘛!”


 


 


“什……什么?”


 


“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


 


 


孟荷糖:???


 


 


 


 


*

贤良就真的很可爱


小周遇到傻老秦十八核大脑说不定也直接死机了


秦霄贤回过头就看见周九良窝在沙发里直发抖


细白小手一直按在胃部,一脸可怜巴巴


秦霄贤赶紧跑过去搂住他,轻轻的揉他的肚子


“怎么了?哪里痛?胃痛?肚子痛?”


周九良刚想回答 却觉得喉咙一阵痒


推开秦霄贤跑到卫生间呕吐起来


秦霄贤在卫生间门口来回走


晃晃悠悠仿佛竹竿成精


“九良!”


“昨天晚上我没带t,该不会是中了吧!”


周九良:!!!!!


到底是两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高兴的不知道怎么是好,秦霄贤咬着牙把周九良抱到床上安顿好


下楼把药店里验孕棒验孕纸各种品牌全买了一遍


包装纸一一撕开


一字排开也有十几样


两个人蹲在地上笑的像个傻子


“你要是生儿子了,我妈得高兴死了”


“我喜欢女儿”周九良噘嘴


“女儿也行,你想生啥生啥。”


周九良拿起地上一个塑料棒在手里颠了颠。


“那个……璇儿……男人可以生孩子吗……”


“好像……不行吧……”


“那你搞这些是干什么啊!!!!”


(╯‵□′)╯︵┻━┻